關於部落格
  • 35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拒絕沈溺于“心理現場”

源文引用自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b4efaf90100a359.html
拒絕沈溺于“心理現場” (2008-07-28 14:20:15)
   專欄主持:吳志翔,學者、隨筆作家。浙江教育報刊總社《教育信息報》副主編,翍有《肆虐的狂歡〞〞傳媒美學談》、《詩酒年華》、《憂郁的享受》、《性感的美學》、《為教師聲辯》等。
 
生命,讓我們看到人類的堅強,也會顯示脆弱的一面。有人能在廢墟的狹小縫隙中守望陽光,但也有人在生命潛能還未發揮時便輕易地切斷了通往未來的道路。幾年前浙江的女中學生吳雯雯因為頭發沒扎好被老師擋在考場外,投水自殺。無獨有偶,湖北的高二生覃瑤,上課時看雜志被老師沒收,跳水自盡。就在不久前,陝西14歲的女孩認為受到老師的打罵和侮辱,選擇了服毒自殺。

正值青春年少花樣年華,為何會如此輕率地放棄生命?

比如覃瑤,背負著全家期望的優秀生,早就感到疲憊。激烈殘酷的競爭讓她失去了孩子應有的樂趣。“我現在真的覺得很累,我要好好休息一下了。”這是覃瑤絕筆信里的話,而這封信里的另一段話更讓我心驚肉跳:“我記得高一上學期,有一個同學跳樓自殺。當時,你(父母)還問我會不會自殺,我笑著說不會。”我始終想不明白,面對一個同學的自殺,父女或母女之間居然可以這樣對話〞〞這是極強的心理暗示,意味著這樣的可能性對于覃瑤來說並不見得有多麼意外,因此這樣的可能性就像釘子一樣深深地揳入了她尚未成熟的心靈,只等一個契機,便戳穿生命。

但這顯然還不足以充分地解釋她們自殺的動機。米蘭·昆德拉說:“死,決定去死,這對一個少年來說要比對一個大人容易得多。什麼?死亡將要奪去的少年的未來不是更遠大嗎?確實是的,但是,對于一個少年,未來是一種遙不可及、抽象虛幻的東西,他並不真正相信。”是的,未來之于他們是一種抽象的“美好”,並沒有與他們現在的生存狀態緊密地交織在一起,那種未來可以被輕易地剝離。他們還沒來得及與他人發生過多責任上的關聯,還未卷入與他人之間的深度情感牽連,在某種意義上他們仍然處在“被動”接受自己生命事實的狀態。所以他們常常為眼前的一點兒“小事”產生巨大煩惱,當他們決定放棄生命的時候也不會想太多。吳雯雯在遺書里寫道:“當我離開這個世界時,請你們不要擔心,就當沒我這個人好了,免得給你們添麻煩。”覃瑤的遺書也是輕描淡寫:“爸媽,請原諒我做出這不孝的決定,我知道你們會很傷心,但請不要為我而損害你們的健康。否則,我會心疼的。”而陝西那位服毒女生的絕筆信中寫的卻是:“要讓老師背一輩子黑鍋。”

她們的自殺,帶著一種強烈的、不顧一切的、完全得不償失的抗爭激情。她們被自己感動,被自己願意付出生命完成如此驚人的計劃所感動。當時不會有恐懼,只有一種迷醉,就像聽流行歌曲、看奇幻小說、玩電子游戲一樣的迷醉,我把這種時刻稱為“心理現場”。在這個現場中,自己的形象被幻化,她幾乎就在欣賞那一個成為客觀形象的自己。她會想象自己死後的情景,想象愛自己的人為她哭泣,想象造成自己死亡的人陷于狼狽的境地,並因為這樣的想象而快慰。當然,她會覺得對不起自己的親友,但這種愧疚感並不尖銳。她處于一種委屈感和悲壯感共同點燃的感情沸點,一切都不重要了。就像歌里唱的那樣,這是一種“驚鴻一般短暫,夏花一般絢爛”的如罌粟般致命誘惑的迷醉。死亡,對于存在于腦海中的狂熱念頭來說,反而成為一種實踐,一次成全。


年少的人們啊,如果某些時刻,這種迷醉的“現場”也在你心中出現過,那請理智地告訴自己:等一等再做決定,哪怕再過一天,一小時,一分鍾!(吳志翔)

 

本文來源:

 


   >>如果你喜歡,歡迎常來;或者通過郵局訂閱《青年心理》雜志,郵發代號82-439。網絡轉載請注明來源。謝謝!


 

更多精彩推薦:

 

孫云曉: 避免心理二次創傷
蘇格拉底和失戀者的對話 

我為什麼總想出格

畢淑敏:所有的成癮都是災難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